位置:乌达资讯 >> 文化 >> 品格如山、著作如海——怀念鲁海先生

品格如山、著作如海——怀念鲁海先生

2019-11-01 17:49:50 来源:乌达资讯
内容摘要:鲁海先生讲述青岛老楼、老街沧桑的稿子,非常受欢迎。鲁海先生又给“青岛往事”版面撰稿。当时恰好“鲁海说青岛”系列出版,常州洪深纪念馆的工作人员陪洪钤女士拜访鲁海先生,去书城买回一大堆鲁海先生的著作,请他
 

半岛记者刘义庆

在年展大厅里,悲恸又回来了,并向卢海的亲友告别。他们表情严肃。他们派遣岛田市的文学和历史大师卢海先生带着极大的悲伤和哀悼踏上了漫长的旅程。在葬礼音乐的起伏中,在英英的泪水中,痛苦莫及卢海先生。

苍凉的秋声响彻天地之间。伴随着思念的倒叙,回忆着与卢老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往事一个接一个浮现出来...

大约在2002年,我负责在半岛都市报上开辟“青岛地理”,以地理为经纬度,编织一份具有青岛特色的文史副刊。栏目包括“崂山深处”、“青岛老街”、“青岛老楼”、“青岛方言”和“海岛城市住宅”。这一页刚一出版,就收到了陆海先生的投稿。陆海先生关于青岛旧建筑和街道变迁的故事很受欢迎。在每周增刊《青岛地理》中,几乎每期都有陆海先生的文章。《青岛地理》是一部文学和历史增刊,受到青岛市读者的欢迎。热情的读者迫不及待地想看卢海先生的作品,也迫不及待地想打电话给我。

《青岛地理》引领青岛报纸副刊时尚。后来,半岛都市报推出了《青岛往事》增刊,以跟上《青岛地理》。“青岛过去”部分包括“旧年人物”、“个人记忆”、“口述历史”和“青岛历史名人”。陆海先生还为《青岛往事》一页撰稿。

因为我的工作,我多次去陆海先生家咨询和讨论青岛文化名人的时间。受陆海先生的影响,我对青岛的文学和历史非常感兴趣,并开始研究20世纪30年代定居青岛的文化名人。2008年,青岛迎来了奥林匹克帆船比赛,我的主编《名人笔下的青岛》出版了。其中有陆海先生提供的几篇文章。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陆海先生用方格手稿抄了一张石平梅(或陆银)写的青岛游记给我。不幸的是,由于启动和打印,这篇文章没有被包括在书中。

2013年,《青岛地理》和《青岛过去》的版面进行了修订,升级为《人文青岛》,每周二出版,共四种版面。随着陆海先生年龄的增长,他发表的关于“人文青岛”布局的文章越来越少,对我们记者的采访也越来越多。陆海先生是青岛文学和历史的“活字典”。当记者遇到困难并向他寻求建议时,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回答。

卢海先生曾经是青岛图书馆的馆长。他曾经写了一篇文章,名为《大海漂浮坠落40年,它有快乐和痛苦的心》。他与陆海先生的交往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一直写作到生命的尽头。在过去的两三年里,由于缺乏精力和远见,我停止了写手稿。然而,他的作品仍在继续。他听写了这些文章,他的家人把它们输入了电脑。修改后,他把文章发给了我。喜欢读陆海先生文章的读者可以通过我们的《早花》增刊阅读他的新作品。

卢海和半岛都市报记者

每次我见到卢老,我都被强烈地感染了。与他讨论青岛的人文历史,青岛文化名人的细节,名人故居的保护和发展,青岛旧建筑和街道的变化等。谈到幸福,他很开心,还会跳舞。说到伤心的地方,他发出痛苦的叹息,瞬间沉默,看到了他凝重的表情,知道他陷入了那些岁月,想起了他悲伤的过去,我觉得转移话题了。

2016年5月26日,中国戏剧电影先驱洪深的女儿洪倩参观了八大关酒店和“蝴蝶屋”。洪倩女士的青岛之行是我的牵线搭桥。她在青岛逗留期间,我提议去卢海家看看。洪倩早就听说过陆海的名字,下午接受了采访。在卢海先生的家里,我们三个谈论着洪深在青岛的过去,开心地又笑又笑。当时,《鹿海说青岛》系列出版时,常州鸿申纪念馆的工作人员陪同洪倩女士参观了鹿海先生,并去书店买回了很多鹿海先生的作品,请他签名。当他俯身在书的封面上签名时,他是虔诚而认真的。这时,一缕阳光照射在卢海的头上,卢海低下了头,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我看到柔和明亮的光,我的心充满无限的情感...

卢海胜此前接受半岛都市报记者采访

许多年后,我想起了这一时刻,希望这一时刻能够被确定下来。然而,时间不会为谁而停止...写作是永恒的。陆海先生用他的作品来建设青岛的历史和文化。他把自己的名字刻在纸质建筑上。

一生做自己喜欢的事是多么幸福啊!然而,在漫长而风雨飘摇的生活中,没有伟大的意志作为超越功利心的支持和爱,是很难结束的。陆海先生可以说是青岛文学和历史的建设者和继承者。他就像海边的灯塔,注视着一座城市的文化生命线。

陆海先生一生都在研究和写作青岛发生的一切。他从文学转向图书馆学,从图书馆学转向青岛史。他在各个领域都努力工作,留下了大量的作品。

在我看来,陆海先生一生都没有失去童心。像他这一代人一样,他经历了时代、战争和体育的风暴,失去儿子的痛苦,最后一切都变成了内心的平静。他的心很温暖,他的笔很平静。

有一次我拜访了他。在客厅里,我们坐在沙发上,非常亲密地在一起,和他谈论着青岛历史上与昆曲有关的人物。我知道陆海先生是资深京剧迷。晚年,他玩得很开心,坐飞机去看京剧表演。那天,我和他谈了陆朝銮(晚清举人,20世纪30年代中国著名画家、书法家、诗人、青岛市委书记)、沈传志、孙玉清、张充和、张宗和等人,他们在青岛留下了昆曲的优雅魅力。我说,我必须写这些人物,卢老鼓励我尽快写出来,他是第一个读者。不幸的是,许多事情都被束缚住了,直到今天还没有写出来。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想写它,但再也不能给我丈夫看了。我不禁感到发自内心的悲伤,眼泪快要滴下来了。这是无法弥补的遗憾。

那天,陆海先生与青岛昆曲大师丛赵桓交谈。他想到了一出戏,他的小儿子陆军因病去世了。他非常难过。这些话停滞不前,令人窒息。我看见他的眼泪在眼里打转。我迅速转移话题安慰他。

近年来,卢老对时间有了更多的遗憾。他觉得自己老了,时间不多了,但他仍然继续写作。我很忙,几个月内都不会去。如果他有什么新发现,他会打电话给我。

我总觉得陆先生总是一个有着丰富内心情感的人。时间没有使他的心变硬,也没有使他变得冷漠。这一点,和他经常接触的人,都有同感。

2018年1月31日,我拜访了姜伟光先生。他告诉我,他看到卢海先生流泪,印象深刻。在青岛图书馆任职期间,陆海先生参加了北京大学图书馆学专业教授的讲座。学期结束时,卢海先生向每位讲师鞠躬致谢。感恩老师发自内心。告别前,泪水像水晶般滑落。

我曾在座谈会上目睹卢老流泪。2016年春天,青岛图书馆举办了陆海70年创作回顾展。后来,臧杰计划在青岛文学博物馆举办一次座谈会。在这次研讨会上,我说陆海先生出生在泰安,住在青岛。他品格高尚,工作如海。他的客厅是记者的家。一天,几波记者采访了他,并向他征求意见。每个记者都会满意地回来。在这个论坛上,听了大家的发言后,卢海先生激动地站起来发表了讲话。他说,谢谢你的爱和支持。他说的是发自内心的热情洋溢的话。在某个时候,泪水慢慢从他的眼中流出...呜呜,不能再说了...

几天前,卢老打电话给我,因为他看到了我送来的朋友圈。我女儿开始了她高中的第一年。在电话里,我谈到了我的女儿。当我带女儿去老人家时,他想起来了。一个春节,我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张照片。我女儿弹钢琴,我学习。他清楚地记得生活的这些细节。老人的关怀就像温暖的阳光,就像吹在脸上的春风。这种感觉真的很温暖。

2019年9月9日,我发了一个链接到朋友圈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的题目是“无限的世界,无限的感受:台静农在台湾的时间”。文章提到,台静农和老舍在山东大学教书时,在一个寒冷的冬日,他们在平度路的一家酒吧里喝着又苦又旧的酒。卢海先生留言:“老舍的台静农酒馆叫毛荣峰,在平度路!我小时候和我父亲一起去的。”我回答他后,他补充道:“老舍和吴伯箫也在荣丰。”

两天后,一大早,我接到卢勇先生的电话:老人走了!接听电话时,我仍然很困惑(因为上夜班)。不敢相信我的耳朵,一激灵,失眠。

挂断电话,仍然处于恍惚状态,这是在醒来后进入恍惚状态。将来,我在阅读方面有了新的发现,再也不能和老人分享了。如果将来有问题,我再也不能和老人商量了。悲伤。

卢海离开了他最后的愿望,悄悄地离开了。

送卢海先生一次长途旅行。旅途愉快!

2019年9月12日

 
上一篇:平队史纪录,佛罗伦萨跨赛季17轮不胜
下一篇:女子练车遇车祸全身骨折,驾校及教练赔18万元
小时候读不懂鲁迅,成年后再懂泪流满面
撒贝宁爱吃的烤虾球,有人一出手就点300串